理论学习 发布者:  日期:2017-4-7 11:42:36   阅读:2
党员对党要忠实—— 陈 云

(一九四○年)

陈云


前几天,有两个知识分子新党员分别来找我谈话。他们已经在一个学校毕业,不久将出外工作。第一个同志说:“有三件事过去没有向党报告过,今天临走时必须向你说一下。”接着他说了三件事,都不是严重的政治问题,但过去都未填在入党志愿书上。第二个同志也报告了一件他在党内从来没有说过的事情:某年在某地方为了“饭碗”问题加入过国民党,但是既未开过会,亦未领过党证。我问他为什么入党时和入党后不说呢?答复是,说了怕党不接收为党员,怕不准在党的学校读书。他们在讲完了过去的隐瞒之后,都表示:现在一切话都对党讲了,对党没有一点亏心的事了,痛快了。


我听了之后,认为他们临走时能把隐瞒的事讲了出来,总算向党讲了老实话,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原谅这些党员的幼稚,但同时不能不指出,党员对党隐瞒应该向党报告的事情是极端错误的。我们共产党不允许党员有这样的行为。为了使他们自己认识这个错误,我要他们个人写一个对党的声明。

这一类的隐瞒,在党员中特别是新党员中还有没有呢?过去有,现在也有,而且还不少。

最普遍的情形是:家庭社会地位确实是大地主、资本家或者父兄在旧军政界服务,但是在党表上一概不填,只写家庭社会地位是小资产阶级。有些人在社会上有过各种职业,但党表上填得非常简单,甚至有的不是工人却在党表上填着“无产阶级”。为什么隐瞒呢?就是因为说了这些怕入不了党,怕在党内受歧视。有人填“无产阶级”是想在党内吃得开。

所有这些隐瞒都是错误的。从根本上说,这种行为都是非无产阶级思想的表现。严格地说,这种人,做一个光明磊落的共产党员,还是不够格的。他们设想隐瞒之后就可不经详细考察而入党,但没有想到,详细考察每个党员的社会出身和家庭背景,这是党所必需做的,即使你入党时瞒过了,如果后来被发现,就要经过更详细更严格的考察。发生这样的问题,主要应由对党隐瞒的人自己负责。每个党员应该相信,党在考察党员时主要是观察党员的政治立场和对党的事业的实际表现。党也懂得,在反动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中未尝没有革命的子女。因此,应该信任党,对党毫无隐瞒,乐于接受党的任何考察。

另一方面,应该承认部分党的工作人员中也存在着缺点。他们选择新党员对象时,只要“纯洁”分子。他们所说的这种“纯洁”,仅仅是年龄轻,毫无社会经验。他们对于家庭社会关系或本人社会经历较为复杂的分子,就不敢介绍入党。结果是,学校和单位内年幼的纯洁的人一批一批入了党,长胡子的就吃不开。甚至有这样的怪现象:儿子入了党,父亲还是非党员,而儿子的思想又是在父亲的影响下进步的。这些做党的工作的同志不了解,我们所说的纯洁,主要的不是年幼龄轻、没有社会关系、单纯的纯洁,而是指在复杂动荡的环境中忠心为共产主义坚持奋斗的纯洁。

我们共产党是言行一致的政党,而且只有共产党才能言行一致。我们共产党内也不允许有对党言行不一致的党员,不允许任何党员对党讲一句假话。我们绝不能像剥削阶级政党那样,党员可以说假话,鬼话连篇,欺骗人民。如果我们的党员也染上了这种恶习,那末,我们党内的互相信任就不可能建立,党的意志的统一和铁的纪律也就不能建立,共产党将不成其为无产阶级有组织的队伍,也决不能被人民信任而成为人民的领袖。

因此,在党员面前放着这样一个问题:你要做一个好党员,就要与自己作斗争,经常以正确的意识去克服自己的不正确的意识。这个思想上的斗争和斗争中的胜利,就是自己思想意识上的进步。自己不跟自己的错误意识作斗争,偷偷地容忍自己错误意识存在着,则错误意识就会发展,结果越错越远,终究会离开革命的队伍。共产党员必须言行一致,这是党规定的。违反了这一条,就是违犯党的纪律。有些人对党说一次两次假话,经过教育不加改正,反而假话越说越多,越说越大。这样的人,不管你口里讲得如何革命,不管你过去有多大的功劳,应该立即开除出党,没有价钱可还。

向党隐瞒的人,说假话的人,固然有许多人是政治上很幼稚的党员或新党员,但是,确有一些政治上别有企图的分子,过去做了许多坏事的分子,自首变节的分子,或者是叛了党的内奸和混进党内的敌对分子。所有这些人,他们隐瞒历史,假话连篇,目的是为了破坏我们的党。这同上面所说的幼稚的共产党员,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此外,还有一些投机分子,他们为了取得党的信任,爬上领导岗位,也常常会采取隐瞒欺骗的态度。对于这几种人,必须提高警惕,防止他们利用任何机会破坏党的事业。

(这是陈云同志在延安写的一篇短文,已收入《陈云文选》第一卷)



苏州大学校长办公室版权所有|苏州市十梓街1号|网站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COPYRIGHT PRESIDENT OFFICE OF SOOCHOW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